焚花谷•朔雪

大成都的天气是这样的。

《苏东坡传》林语堂 书评摘录


有时我们爱上一个人,或者将之视为偶像,是因为我们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,这样的人是我们穷极一生也无法成为的,无论是先天的天赋,还是后天的风骨气韵,或者是大时代给与的波澜壮阔。我们挣扎在自己的人生里,一不留神就变成了尘埃,那么渺小,那么为现实所迫,一切都是有理由的不得已。

画的不好,勉强能见人了。

竟然还有漏掉没发过的

原创勉强可以见人了。

素描纸上色毁啊。这是技术问题。